馬斯克的使命DNA

2019-06-03 13:35 稿源:亂翻書公眾號  0條評論

馬斯克、特斯拉

圖片來源圖蟲:已授站長之家使用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 亂翻書(ID:luanbooks),作者:程天一,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馬斯克的演化路徑并非線性的,更像是穿越者的姿態——童年在南非,在欺凌下他通過讀書尋找答案,在 13 到 15 歲時借助科幻小說想通了延續人類文明的終極問題,并以之為使命; 17 歲后前往北美,他通過教育補足了所需的技能,靠互聯網浪潮積累了資本,然后用SpaceX、特斯拉和Solar City三家公司,嘗試為人類構建一個擁有清潔能源、全新交通方式以及多行星居住的明天。

阿什利·萬斯是那本著名的《硅谷鋼鐵俠:埃隆馬斯克的冒險人生》的作者,他找到了一種巧妙地方法來對應馬斯克的童年和今天的成就——馬斯克在心理學意義上是“天賦異稟的”(profoundly gifted),像他一樣的兒童擁有極高的智商并早早深陷于這個世界存在的問題。

在修復這些問題的過程中,一些孩子會就此陷入癱瘓陷入虛無,而像馬斯克這種小孩,則會隨時間推移愈發自信和愈發有能力去解決這些問題。

至于馬斯克為何如此特殊,阿什利的解讀是:

馬斯克從小就讀了很多科幻小說,并接納了人類應該嘗試拯救世界并在宇宙中穿梭的想法。他在學校受到欺凌,在家里不高興,這使他轉向自己的內心,想辦法改善自己和他人的生活。

本文從《滾石》在 2017 年對馬斯克的專訪出發,還原這一過程,旨在揭示什么塑造了馬斯克的世界觀、什么指導了他的方法論以及他是如何一步步打造出了一套與自己使命相匹配的技能的。

校園與家庭霸凌,馬斯克修復問題

初中和高中的馬斯克在大多數同學眼中是不起眼和安靜的,根據他母親的回憶,“埃隆是學校里年紀最輕個頭最小的人”,馬斯克自己也知道: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我都是班上年紀最小的孩子,因為我的生日剛好是在接受入學的最后一天,6 月28 日。而且我發育很晚。所以我很多年來一直是班上年齡最小、體型也最小的孩子……

當時的馬斯克并不擅長運動或是其他能和同齡人搞好關系的事情,這在南非的有些軍國主義的校園環境下是非常致命的。


馬斯克輾轉讀了好幾所不同的中學,在布萊恩斯滕高中讀 8 年級時, 12 歲的馬斯克遭遇了最嚴重的一次霸凌——校園里的男孩黑幫團隊將他從樓梯頂上推了下去,然后對他拳打腳踢。

霸凌隨后又遭遇升級,這些惡霸開始毆打和利用其最好的朋友。

《下一站火星》書摘

與此同時,家庭生活并不能幫助馬斯克舒緩壓力。從 10 歲開始,馬斯克搬去和父親一起去,但他父親營造了一種可怕的氛圍,能將一切好事變成壞事,這被馬斯克視作一種精神虐待,將自己的父親稱作“邪惡的人”。

馬斯克父親接受采訪:擔心自己的兒子“三分鐘熱度”

校園的霸凌在自然發育和馬斯克的有意努力下得到緩解,他開始學習空手道、柔道和摔跤,并加強其他的體育訓練。

16 歲時,馬斯克長到了 1 米83,終于一拳擊敗了校園里欺負他的惡霸。他自己的總結是:

你要對準著那惡棍的鼻子狠狠地來一拳。惡棍們找的是那些不會反擊的目標。如果你讓自己看起來不好惹并且對準他的鼻子狠狠來一拳,他當時可能會猛烈地還擊,但你再也不會被打第二次。

這一經歷無疑是一絕佳的正反饋,也和阿什利的“天賦異稟”觀點不謀而合,馬斯克找到了修復問題的方法。

這也無形中推翻了他的弟弟和母親在媒體面前提出的觀點——馬斯克通過家庭、計算機和商業逃避霸凌的負面影響。

事實并非像他們說的那樣,馬斯克逃脫校園霸凌的方法是直面它、解決它。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官方正规手机彩票软件